北京终于下雨了

经历了漫长而干燥的等待之后,北京今天终于下雨了,电视里说这个干燥无雨的期间长达109天,是近多少多少年来最长的一次,联想到近来电视上的冬季抗旱的宣传和春节过后从各地赶回的同事的描述,偶觉得偶是不是跟干旱有缘分啊,去澳洲十几年,澳洲经历了十年严重的干旱,回国之后国内又开始,呵呵,也许真的有什么联系也不一定,嘿嘿。。

澳洲今年不仅干旱,而且还上面洪水,下边高温,一周多天天40多度,我当时第一次听到澳洲报高温的是时候我心里就想,千万别着火啊,可是想着想着就着了,而且这次来势还异常凶猛,到现在为止已经有近200人的死亡,这是对澳洲的这个国家来说一个非常惊人的数字,所以澳洲总理说这次火灾是一次屠杀,已经有两个人因故意纵火而被逮捕,我觉得很奇怪的时候这些放火的人如果不是精神病或者恐怖分子,有什么动机做出这种反社会的行为。

近年来的气候异常,从微观上看,很多是独立现象,但从整体来看,气候有一个整体变化的趋势,这个趋势从温度上衡量就是气候变暖,但从程度来说,就是变化更加剧烈和反复无常,这样就给人类造成了巨大的灾难,无论是美国,欧洲,南美,亚洲还是澳洲,到处都气候的灾难,极度的高温,洪水,干旱等等,人类的科技还停留在小范围控制能力上,对于这种大规模的天气的预防和抵抗能力还非常弱,所以才有京都协议,才有喋喋不休的停止破坏自然环境的争论。

今天早上阴沉的天空让我终于又体会到了那种在澳洲常有的期盼,要下雨了。。

相关文章

过年
views 540
明天就要过年了,唉。。过年已经沦为一个陌生的名词了,来澳洲十一年来,似乎除了回国的一次过年之外,其他都是在这里悄无声息就过了年,庆祝没有气氛,休息没有假期,活动没有人参加,似乎中国的新年似乎变成了一个传说中的节日,每年一次越来越盛大的庆祝活动与其说中国的国力越来越强大,不如说是因为这里的华人都稳定下...
巧遇
views 679
下午才踢完毽子比赛,突然发现自己要去新的办公室开会,正午的阳光毒辣的灿烂着,偶没办法拿着大笔记本挂在脑袋上急匆匆的赶向新办公室亮马河大厦,去亮马河大厦的路有两条,一条是直接上三环,然后走到长城饭店拐进去,一条是绕到卡宾斯基的东面,然后到了凯宾斯基的后面穿过河上的桥,在盛福大厦边上拐过去,然后从亮马河...
中国的最东端
views 781
  两周前还在三亚的时候就想过这应该算是中国的最南端了吧, 不过在百度上一查觉得比较灰心,因为查到的地方是曾母暗沙,而如果不算海岛只算大陆的话,那么海南也似乎不应该算,毕竟严格的来讲海南也是个大岛,所以当时没让自己太纠结,因为估计近期也没有可能跑去其他三个端,但没成想,这次到佳木斯会突然来抚远/黑瞎...
iPhone 3GS的澳洲价格
views 601
对Iphone从来没有感兴趣过,讨厌苹果的作风而从来不愿意因为它的设计而掩饰对它的非开放思维的憎恶,所以从一代,到二代,到3G到3GS,偶基本上没有关注过它,虽然WM的手机有这样那样的弱点,虽然Google的新操作系统如同新生儿一样,但还是不愿意去体验IPhone,今天有个朋友突然问偶:“你最近回澳...

Leave a Reply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