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乱带来的反思(二)

868views

新疆乌鲁木齐暴乱恐怖事件从七月八日大批的武警进疆而宣告彻底结束了,这两天传过来的消息都是已经生活归于平静,足够的警力让社会秩序终于回归,政府的宣传机构除了大力评说世维会等三种势力的阴险恶毒之外就是提到国家主席胡锦涛从意大利的八国峰会赶回北京主持维稳的工作,而我虽然依然十分关注事态的发展,由于社会已经平静,所以慢慢的从关注事态的发展而转向思考一些深层次的问题,但是很多东西不能说的太细,太深,否则很有可能被扣上反D反国家的帽子而直接被墙掉,这是偶绝对不愿意看到的。

从韶关事件开始,无论是新闻和处理手法一如过去,除了统一口径公布一些简单而笼统的消息之外,所有的细节一如过去,笼罩在层层迷雾当中,这不仅给了三种势力造谣的机会,也让所有想知道真相的民众感到迷惑,这种方式和态度在韶关事件上就算了,但在乌鲁木齐这次恐怖袭击事件的后续处理里最好还是不要采用,因为如果这次还是这样,留给当地汉族民众的就不会像上次那样仅仅是疑惑了,因为不明真相而自己猜测就很有可能从疑惑变成了仇恨的种子。

这次恐怖活动造成的大范围无差别的汉族平民的惨痛伤亡和后续的反击的缓慢造成的对个人安全的恐慌让本地汉族民族需要有目标发泄,政府如果在后续的处理和宣传上因为民族政策而遮遮掩掩的话,这些情绪就会转化为仇恨埋藏下来,而导致以后的潜在的民族矛盾。其实这种仇恨在社会的方方面面已经体现了出来,很多人在无法定位恐怖分子的时候,很容易而自然的就把这种仇恨的目标延伸到了维族的整个族群,而政府也看到了这种危险性,当时没有大肆宣扬残酷流血的画面和标识族群,加大了对维吾尔族群众在恐怖事件中的正面宣传,这些有一些作用,但更重要的是对恐怖分子的严肃,公正,无民族偏差的处理。

这次恐怖事件和后续的延续在本地汉族群体造成的心理伤害是非常深重的,一个被记者采访的中年男子说,这两天,他一直没开车出去,在家里憋着,越憋越难受。他说,现在开车到街上,见到维族人就有种想撞过去的冲动。还有一对在暴乱中失去了姐姐的汉族兄弟非常痛恨自己当时没能在场报仇,现在依然在痛苦的时候恨不得出去杀几个维族人。现在在乌鲁木齐这个城市里,表面上看上去似乎汉族和维族已经相安无事。但大家内心的阴影依然存在。而这次恐怖活动的一个最坏的影响就是这些心理创伤和阴影已经几乎摧毁了族群之间的信任,这些心理创伤和阴影是需要很长时间才能愈合的,而政府的公正的处理就是这种愈合的一个首要的前提。

这次事件的另一个影响是外国媒体,尤其是右翼知名媒体的公信力在国内再遭重创,这次事件并不是一个政治事件,也不是民族问题,就是一个打着民族问题旗号的恐怖袭击事件,而国外的右翼媒体带着一贯的有色眼镜在几乎没有任何事实依据的情况下,大肆发表与事实相背的文章和宣传评述让中国的网民和能接触到这些的人们非常的愤怒,不过外媒的反应还是非常快的,而且一定程度上也有其客观性,所以几乎除了了一些极右的欧洲媒体之外,论调在后续几乎事实清晰的情况下都变的比较中性,远比国内的宣传系统僵化的反应体系快的太多了。

希望这次事件能够让政府反思这些年的民族政策,检讨自己的新闻制度,建立更加快速有效的快速反应机制,让这种悲剧永远也不要重演。

相关的文章

2 Responses to “暴乱带来的反思(二)”

Leave a Reply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