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双龙峡

眼见着这天就热起来了,疫情貌似也得到了控制,看着远山绿油油的心里这个长草啊,是不是应该动动呢,也应该让自己的那套登山装备出来透透气了吧?正巧这个时候大郭(一个雪友同时是一个登山的爱好者)就来问我们说三丰(三丰登山俱乐部)这个周末有个双龙峡穿越的活动有没有兴趣?我们看一下介绍,觉得确实还不错,再加上天气预报里的气温适宜,降水可能性不大,那就决定参加吧,周五下午开始一顿疯狂准备,这些个沉寂已久的登山设备(包,水袋,坐垫,手套,袖套,帽子等等。。)和新买的那副大漠的登山杖都装备好,然后又未雨绸缪的拿了很多东西准备路上吃,最终发现登山包已经重的背不动了,没办法只能又开始减负,如此反复折腾,最终终于把东西都折腾好,就等着周六早上出发了。

因为三丰的大巴应该是7:00准时出发,周六早上一觉醒来被闹钟在5:00am叫醒,睡眼朦胧的洗了把脸,然后看外面的天气貌似刚下完雨,气温很凉爽,觉得应该吃点热乎乎的东西,就煮了两袋方便面+四个鸡蛋,加上桌子上的各种菜,吃的热哄哄的就出发了,出门发现清晨的早上居然凉意十足,背着沉重的登山包一路走入了地铁,安检非常顺利,包里面的这些登山用的工具也没有被问,上了地铁之后发现时间其实已经很紧张了,顺利到达芍药居站,根据约定跑去E口,发现有几个人等在外面,有一个领队拿着三丰的旗子,我过去一问,发现大家有的已经到了10分钟,但是大巴也不知道在哪里,又问了几分钟之后发现大巴不是在说好的E口,而是在A口,也不知道领队是怎么跟大巴司机沟通的,所以我们只能集体运动到A口,立交桥下大巴早就停在那里,我们赶紧上车,上车之后陆陆续续又来了几个人,很快大家都准备好了,从芍药居出发的人一全,大巴立刻开动,这时候已经晚了10分钟,

大巴到了公主坟站之后,包括大郭在内的轰隆隆又上来了一大堆,我们的正牌领队阿坤也从公主坟上车,一上来就大嗓门就跟大家说今天需要注意的事项,之后车开起来之后反而安静下来,没有像三丰之前一样在车上组织各种大家相互介绍相互了解的活动,据说因为是疫情,每个人都戴着口罩减少交互沟通,所以大家的节目就是直接睡觉了,我因为起的早,迷迷糊糊的睡了一会,突然后座的一个女的惊讶的喊了一句:“怎么这么多水,是不是你们的包漏水了?我的鞋子全湿了!”,我赶紧把包拿了起来一看,果真有一个包在滴水漏水,一检查发现是里面的水袋漏了,真tmd闹心啊,这一下湿了很多东西,水也没了,唉,水袋的质量不行真要命啊,记得当时是从小茜那买的,说是什么以色列的质量还很不错,没用几次居然就漏了,也可能是因为包里装的东西太多给压坏的,然后赶紧清理了一下之后把水袋拿出来,还剩了只有1/3的水因为漏的部位比较高所以还能用,把它直接挂在包的外面吧,喝完再处理了。

一路无话到了双龙峡,车上的人其实分两拨行动,一部分是到双龙峡,一部分到北陵,北陵比双龙峡更远,所以我们这一拨就在双龙峡的下车,下车之后就直接在路边拐入山里,沿着一条弯弯曲曲的小道进入了山区里,这些道路都是三丰他们自己开拓的,这样也可以绕开景区的某些管制,平时这种穿越的线路也没有问题,但是在现在这个非常时期就可能发一些意外,这个容后再说。

这次行程是预计爬升800米,总行程13公里,在登山线路应该算是比较简单的,开始上山的的时候,天空的乌云已经散去,大太阳已经都顶在头顶,阳光也非常耀眼和毒辣,好在我们准备的东西足够,带着帽子,套袖一路穿山越岭,走到后来发现山里的林子越来越密,道路越来越难行走,道路两边的树木有很多新树枝,而且一些还带着尖刺,划在胳膊手上非常痛,不过大家都没有停步,努力前行,中间倒是出了一些插曲,因为有新的团队也走这条线路,领队的体力好追了上来,这两三个人好像是天津混合组队的领队,其中一个说话非常含糊带着音箱,他们的速度快,貌似走到窄的地方我们比较慢,他们要超前,但山道上几乎没有两人并行的空间,所以挤着过去还起了一些争执。

就这样一路爬升,爬升,爬升,远处已经看到了这个最高山的山峰,我还以为会一鼓作气的冲到山顶,虽然这时体能也耗得差不多了,咬牙等到转过一个山弯之后,一起的大郭用对讲机跟我们的领队沟通之后说就从这里开始往下了,下山的路是一个山沟,直接冲到山底下以后今天的行程就结束了!哇塞,看来这个爬升800米确实是也真是我的极限啊。然而下山的路非常难走,一是因为坡非常陡,二是由于近期的山上有雨,导致地面比较松软湿滑,我用双杖支在前面,这样能极大的节省膝盖的磨损,然后大郭笑我像个日本鬼子,也不知道她的想象力怎么那么奇葩!但是即使双杖下坡支撑非常好用,我还是滑倒了很多次,实在是太滑太陡了,这时候大郭在前方经常回头看见我摔了一顿奸笑,乐不可支,唉,有这种损友真是不幸啊。

到了山底下之后,我发现自己已经摔了四五个屁墩,有两次还坐在石头上,屁股摔的很疼啊,但是好歹非常安全的下来,到了休息的地方,领队阿坤已经开始准备火锅了,但是我没有参加这次的火锅,所以我就找了一个有树荫的地方叫百善亭,然后在那里摊开自己背了一上午的包里面的很重的食品都拿了出来开始狂吃,各种豆沙饼啊,各种点心啊,各种水果啊,各种饮料啊,终于让自己饥渴的胃充实了起来。

吃饱喝足之后,稍事休息就重新踏上征程,这次我们去的是一个叫做第二瀑布的景点,我们停留的这个位置其实是在第一瀑布和双龙会之间,看了一下指示牌,从这里到第二瀑布大概是1.6公里的路程,领队说去第二瀑布几乎没有什么爬升,但其实是一个缓慢上坡的过程,爬升的米数不是很少,因为一直在往上走,这个可以从山上流下来的山涧的溪水感觉到,沿途的山涧的水非常清澈,很多浅的地方可以看到很多小蝌蚪,这个对于现在城市里的孩子应该是很稀罕的,我们小的时候对蝌蚪这种东西确实见的太多了。一路上行非常凉快,所以虽然腿有点酸痛,但是还是很轻快的在往上走,最终我们走到了第二瀑布,感觉还是应了那句话:不来会后悔,来了更后悔!哈哈,因为瀑布水太稀少了,跟小溪一样,所以拍了几张照片之后,就迅速的原路返回了。

回到这个出发的百善亭,返回景区大门的路就是再继续走入山涧,开始一路往下,这时候才知道我们到底爬了有多高,因为一路一直在往下往下,而且有的时候是非常非常陡的往下面走,然后最终到了一个经过人工修饰的景区的地方,沿着山壁钉的下行的铁板梯子非常窄而且非常陡,走下来一段后有一个直立螺旋梯,大概有20米高,中间立着一根大铁柱,就一直绕着大铁柱往下走,这个估计是一个景观,因为看到下面很多人在仰头拍照,其他地方像这种桥峭壁直立的地方一般都会有一个电梯,但是这个螺旋梯也很有特色,到了山底下以后领导说绕的圈太多头居然都被绕晕了。

然后继续往出口走,走了一会儿就看到了一个小火车的车站,车站侧面还有条路可以一路往外走到景区大门口,也可以进站买票坐小火车送到景区大门口,当时腿实在是酸痛难忍,而且也没做过这个小火车,所以我就决定跟领导尝试一下小火车,大郭的腿力实在太好了,她依然觉得不累,所以就自己施施然的沿路走了下去。我们进入小火车站里等待的时候,大郭打过来语音电话说有可能在景区大门或者小火车这个出站口有检查,我当时很奇怪,如果这个爬山知道景区要检查就不应该去大门,为什么知道检查还会让我们走这条路?但是当时也没有多说什么,一会小火车到了我们坐上去,小火车的座位很不舒服,座椅很窄,两排对着坐,也达不到隔离的效果,算了,就这样吧,然后一直到终点,我们就跟着大家一路走出景区也没有碰到任何检查,但是确实在景区这个大门的边上看见有大巴在停靠,然后有工作人员站在大巴前在询问。

我们以为我们的大巴会到景区的大门口来接我们,但在微信群里听到意外悲痛的消息说:大巴不仅不会进景区,甚至无法进村,只会停在村子的外面,从景区的大门到村子的边缘还有将近1.5公里,然后从村子走出去到大巴停的地方还要1km,这真是晴天霹雳啊,已经几乎都走不动的我还是继续挪动着前行,我们一大堆人就继续从景区大门往村子里走,好在进村子之后到一个实惠客栈集合,领队阿坤正在那等着我们,然后还准备了一些饮料,然后告诉我们这个事情的原委。

原来在我们身后有一个团队,大概有180多人共4辆大巴,领队就是前面提到那个说话含混不清的家伙,我们走的线路基本上一样,但问题是他们很多人因为体力不支很早就从景区要出去,出去的时候跟景区的工作人员发生了冲突,导致景区管理层非常愤怒,最终决定在景区出口处检票,而且扣押他们的大巴,对他们所有人进行身体检查,因为毕竟疫情没有结束,理论上所有的人都应该测体温,登记各种信息,但是这些登山穿越的基本上进入的时候没有任何登记和手续,这也是导致为什么我们在出门的时候被警告说有可能被查票或者是其他,这完全是一个是城门失火殃及池鱼的故事,后来实惠客栈的老板找了一辆车把我们从客栈经过村子的检测站送到外面的这个公路边等大巴的位置,也算是躲过一劫,哈哈。

这么折腾来折腾去,原本13公里爬升800米,行程变成了19公里爬升1200米,这是今年第一次爬山啊,第一次都是试试水,非常轻量的活动给身体一个逐渐适应的信号,可是因为意外闹的变成一个中等强度的爬山活动,这次给身体的刺激实在是太强了,明天等待我的肯定是各种酸痛,也是因为这个意外,我们上班大巴的时间晚了一个多小时,导致到家以后已经是10:30了,从早上5:00起床到晚上10:00到家,大概将近有17个小时,真的是好漫长啊,不过一路上看山间的风景,穿过丛林荆棘密布的小道,行走于幽静的山涧,这一天也算是过得非常的充实了!

相关的文章

Leave a Reply

will not be published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