弃坑弃坑

36计这个游戏玩到现在已经慢慢的从升级游戏变成了一个种田的单机游戏,开始各种想办法升级的时候已经过去,大号和小
Continue reading: 弃坑弃坑

36计手游

这些年一直都在玩ingress,最主要的原因是这个游戏必须出去走,这对我长期坐在电脑桌前的颈椎和腰椎都有很大的
Continue reading: 36计手游

突入其来的Pokemon Go

从前年年底就听说NIA Lab跟日本某公司合作要出另外一款,也可以说是Ingress的续集的游戏,名字当时还保
Continue reading: 突入其来的Pokemon Go

香港摩天轮套图

突然老板召唤去香港开会,原本觉得要明年才能补一下的香港的Mission day的那些mission可以补一下了
Continue reading: 香港摩天轮套图

Mission套图之自己动手

随着这段时间Mission套图的兴起加上偶的玩ingress的兴趣点转移,之前自己申请的99个misison都
Continue reading: Mission套图之自己动手

Ingress Mission 套图 – 哈尔滨地标

Ingress满级之后觉得有些无所事事,AFK吧又找不到一个催促自己走步的其他方法,继续吧又有点不知道方向,凑
Continue reading: Ingress Mission 套图 – 哈尔滨地标

中国的最东端

  两周前还在三亚的时候就想过这应该算是中国的最南端了吧, 不过在百度上一查觉得比较灰心,因为查到的地方是曾母
Continue reading: 中国的最东端

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三亚-见水真是水

一提起三亚,大家的第一个印象一定是温暖的海滩,清澈的碧海,所以我们的主要的旅程也是放到了这些久负盛名的三亚湾,
Continue reading: 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三亚-见水真是水

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三亚-出发

本来雪季结束之后,有很多活动或者出差,所以并没有计划在上半年安排任何假期,到了快三月底的时候,人力部门发邮件说
Continue reading: 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三亚-出发

四月二日的香港Obsidian之战

最早知道香港是Obsidian的Primary site的时候是在日本的Obsidian战役结束之后,认识的@
Continue reading: 四月二日的香港Obsidian之战

路在何方 – 写在满级之后

今天晚上终于满级(Level 16)了,望着手机屏幕上冲天而起的光柱,有些惆怅,有些感慨,只是真心回忆不起已经
Continue reading: 路在何方 – 写在满级之后

被Ban之后的苦中作乐

在之前的持续不断的投诉后,终于解ban偶的Ingress主帐号,但是更悲催的事情是又一次莫名其妙的被ban了,
Continue reading: 被Ban之后的苦中作乐

祝贺大家新春快乐,羊年大吉!

又是一届春晚,又是一个春节,喜庆的日子普天同庆,除了老三样的春晚,拜年和鞭炮之外,今年红包大行其道,不过因为没
Continue reading: 祝贺大家新春快乐,羊年大吉!

是Ingress的bug还是被系统ban了?

去年8月22日偶然的一个机会让我打开了安装了近半年的Ingress,当初的本意其实是为了测试为公司的谷歌邮箱而
Continue reading: 是Ingress的bug还是被系统ban了?

2014年八月新西兰滑雪

  去年计划的去新西兰滑雪因为各种原因被搁浅,今年没想到之前建立的微信群里的静瑶又突然说是不是要去滑
Continue reading: 2014年八月新西兰滑雪

露营于白河峡谷

自从参加了东部滑雪群的活动,就一直安排的很满,这个周末东部又计划了去白河峡谷露营的活动,露营基本上没有什么大体
Continue reading: 露营于白河峡谷

昂贵的晚餐

早上起来来公司,本来安排的很紧的时间又因为处理本地的网络问题而更加忙碌,折腾到手忙脚乱的时候已经到午饭了,跟新
Continue reading: 昂贵的晚餐

鹤鸣山

在大邑县里有个著名的山,叫做鹤鸣山,这个山据说是道家圣地,发源地之一,偶对道教不怎么熟悉,知道老子,张天师等,
Continue reading: 鹤鸣山

惜别

匆匆忙忙的回来澳洲一周,很多朋友都是约都约不上,偶的时间太紧张了,不过再紧张也要给咸鱼的这些核心的女孩子一个面
Continue reading: 惜别

变化

到了墨尔本之后走了几个偶以前住过也经常逛的地方,发现变化确实不大,但偶发现偶已经觉得很陌生了,很多区的名字想不
Continue reading: 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