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觉

之前住的国际港的房子有点比较转向,就是从三环走下来要拐很多弯才能进房子,进了房子对方向的定位一直有错觉,纠正了很久都没有从直觉上有大的成效,然后这次搬家准备装个卫星天线,找来找去找到新的房子的时候,我在看房子的时候居然又把错觉带了过来,一直以为西南面是东南面,具体这个错觉是什么时候产生,而为什么一直没有察觉就不可考证了,不过这印证了LD的一句话:“缺乏生活的常识啊”,汗。。。 (更多…)

规矩多了也麻烦

欧美国家的法制比较健全,大家也比较遵纪守法,所以国内一直都很称道这个方面,只是健全的规则就等于很多手续正规和繁杂,以前也有体验,不过都忍过去了,但这次回国发现澳洲的房子的很多事情让偶饱受这些规则折磨之苦啊,呵呵。。也许这些是对偶的一种保护,不过现在还没有看到这方面的益处,嘿嘿。。 (更多…)

申请信用卡好难

刚回国的时候,曾经觉得自己需要买很多东西,貌似应该申请一个信用卡,这样可以买东西的时候积分,也是代表着个人在信贷上的一个信誉,不过在中国的个人信誉,嘿嘿,貌似不怎么值钱,只是银行还必须用这个业务挣钱啊,所以这个银行信用卡的申请程序就有很多比较诡异的地方,公司的老外都是派过来的,肯定不会自己买房子,也不会有很大额的存款,那么基本上在中国申请到信用卡的可能性就非常的小,当时不相信,最后在招商银行申请上碰到几次失败,终于死心了。 (更多…)

家终于搬完了!

这次清明节放假一天,这三天变成了偶搬家的战场,周五下班后一直到睡觉,第二天早上开始,然后跟晚上七点多回来的LD忙忙碌碌到凌晨三点终于把东西都pack起来,前后连纸箱加编织袋加各种电器组成的小箱子,居然已经有了80多个,心里想着这么东西看着都怕,也不知道这两年怎么买的,不过所有艰苦的工作都完成了,就等着周六下午的搬家公司了。 (更多…)

中毒很深

昨晚上回家终于发现电话和网都因为要搬家而给切断了,所以除了手机可以用GPRS上网之外,偶已经彻底变成一个网络孤岛,这种感觉真的很不好啊,突然发现无所事事,而所有的联系的通道又无法接通,唉,这个时候才知道自己中毒有多深,突然一没有网,心里跟猫抓的一样,其实每天上网也就是那么点事情,但没有了就直接吐血了,还有LD去日本出差,也没日本的电话,就靠网络,没网就彻底废了。。呵呵。。 (更多…)

安静的愚人节

上个愚人节不知道在干啥,反正没印象里,这个愚人节是真正这次回来后的第一个愚人节,只是貌似非常安静,完全没有任何人出来搞怪,公司的几个非正式邮件倒是被人小小的怀疑了一下,但后来基本被否定了,看来这个愚人节大家的幽默细胞还没有激发出来,需要更长的一段时间的酝酿啊。 (更多…)

陷阱边缘

搬去的小区问了一下居然有小区宽带,非常高兴,因为在国际港用的小区宽带的速度是非常那个好啊,经常300K/s,而且非常稳定,唯一当掉的还是因为物业自己停电造成,虽然没有固定IP,但在中国有这个质量和带宽就偷笑了,周末正好去联通营业厅搬里移机等手续,到了那里,人非常的多,好在排号还顺利,直接办理了移机和小区宽带的申请。 (更多…)

凄凉

早上也许是因为昨天的宿醉,也许是感冒,也许是吃了不好的东西,反正起来的感觉非常糟糕,头晕的一塌糊涂,肚子很不舒服,上吐下泄,晃晃脑袋觉得实在没法上班,赶快跟老板打了个招呼,正准备躺下,突然来了个短信,手下一个人也想休息,我说你坚持一下吧,让我先,呵呵。。 (更多…)

千头万绪

搬家需要收拾东西,这一开始收拾东西,才发现这两年买的东西之多,真是超出了自己的想象力,之前想的很好,觉得没有家具,没有大件物品,可是等到仔细的列表的时候才发现大件也有两样,中件可就多了,小件可是漫山遍野,唉。。收拾这些东西真是让人疯狂啊。。 (更多…)

开源软件组建企业应用环境(一)

公司的IT环境已经被偶折腾了两年多了,自己觉得应该考虑到和需要的东西基本都配置了,虽然说需要开发的两个产品到现在都不怎么成功或者足够成熟,但已配置的系统基本上能够满足企业的日常需要,这里我就像把自己的一些选型和配置方面的经验和点点滴滴来个总结,这样也算是给后面的人一个思路,很多偶评估的产品不一定是Open Source,很多评估的open source也不算是最终选用的产品,希望自己的经验能给后来的人一个借鉴就足够了。 (更多…)

大家电

这次房子租的匆匆忙忙,最后看中的房子居然没有什么家电,但我们最后也算是接受了,那么至少这个冰箱洗衣机就需要购置,国内的渠道也算是简单,有苏宁和国美,加上网上的京东,我觉得就够了,这也算是符合了公司一直坚持的采购必须三家比价的原则,呵呵。。哪几家定了,可是这个品牌和型号可就煞费思量了,现在欧美,中日韩的品牌几乎是均分天下,而我个人又几乎从来没有关注这些东西,所以按照惯例research一定是必须了。 (更多…)

搬家

小的时候搬家自然是父母的事情,所以从小学到高中毕业搬了几次家,除了很少的印象之外,几乎都记不得什么了,到了大学,宿舍里倒是挪来挪去,只是自己的东西就是床周围的领地,还是跟下铺共享,就更不是什么,到了毕业,一直都住家里,所以没什么,真正关注搬家的程序和细节的是到了澳洲之后,每次搬家都是个比较巨大而痛苦的变化,所以偶根本不喜欢搬家,可是因为跟别人share房子,肯定不能稳定,在开始有正式工作之前,五年里搬了居然十多次家,真可算是搬家的行家里手了。 (更多…)

卡拉OK与啤酒

前两天就接到一个email,说两个同事的生日在一起,所以准备给他们过生日,去“同一首歌”,地方倒是离偶非常近,但最近是忙怕了,所以直到今天早上都没敢答应,早上忙完盖章的事情之后又一直不停的开会,折腾乱七八糟的事情,偶尔回办公室看到桌子上堆积起来的发票和付款通知书就觉得头疼,等到了下午,基本确定了晚上没事了,才在运完纸箱之后匆匆忙忙的赶去生日Party。 (更多…)

冷风吹

这次大风降温已经有心理准备了,可是早上站在窗前仍然一哆嗦,远方的路上一个个奔行寄走的人们或以围巾捂面或以侧身避风,貌似风很大很冷啊,正好今天换的衣服有高领,出门之后发现风果然不小,呼啸而来,给偶吹的东倒西歪,唉,偶这个重量都被吹成这样,那些麻杆似的小姑娘不给吹出去啊,走过南银大厦,风貌似终于没有那么强劲了,主要是躲开了高楼之间的风口,走了这么久,身上一点热气都没有。。 (更多…)

诡异的七十年有偿续期

最近在一直看房子租房子,跟这些地产代理的闲谈中聊到关于70年使用权这个诡异的概念,无论从哪个方面来讲,都是个所有权和使用权在中国现在法律框架内折中的奇怪产物,不过现在中国的法律进程快速演变,这个70年的使用权的概念和提法不知道什么时候又要改动了。从这个概念上能延伸出很多奇怪的东西,而后续的针对延伸到东西都没有一套完整的法律体系和框架,无非是觉得提个70年来打个马虎眼,反正买了房子能用到70年的人寥寥无几,而那个时候又有哪个真正制定和执行这个法律的人还活着,呵呵。。 (更多…)

脚后跟痛

最近好像脚后跟痛的毛病又出来了,当年在澳洲打球的时候有段时间打的很凶,几乎每周两三次,后来买的那双Nike的网球鞋的后跟貌似终于有些挺不住偶沉重身体的重压而有些塌陷,这样偶的脚后跟开始疼了起来,后来减少了场次加上新的球鞋上来,脚后跟痛终于缓解了,再后来,回国之后就打的不是那么猛,所以一直没有关注,这次又开始疼了,大约两个多月前开始,然后最近打球打的比较狠,所以貌似严重了点啊。。 (更多…)

合作与发展

早上发现羽球论坛上老查又玩这个最后时刻报名的事情,比较郁闷,就赶快打电话给欣欣羽缘看是否有多出来的场地,一看,没有,吐血ing,唉。。今天又过不了瘾了,后来想想记得每次对面的场地都有几个俱乐部在培训,所以就在网上搜索一下,看看有没有那个场地比较空闲的,可以匀两个人缓解一下压力,这一搜索,嘿!居然在望京网上发现有个“欣欣羽缘羽毛球俱乐部”,觉得很好奇,就开始找这个俱乐部的组织人。 (更多…)

USB Hub的创意

USB Hub

USB Hub是个非常常用且有用的计算机小外设,因为其简单,所以在设计的时候尤其体现功力,见过很多有创意的设计,今天又见到了一个,觉得非常有意思,大家可以欣赏一下哈,呵呵。。不知道是不是小mm们都应该很喜欢这个设计,可惜是价格不菲,猜一下多少银子?

(更多…)

四十男人的爱情

翻看blog,突然发现了一段话“四十岁的男人心智成熟、有责任心、懂感情、会体贴人,经历充满沧桑,态度却十分乐观,在人们的眼里,如此优秀的男人无疑对各种年龄段的女人都是杀手”,心中不由的一喜,虽然还木有到四十,但距离不远,所以如果因为年龄让自己跟上面这句话挂上钩,足以满足偶的大情人阿Q梦,再看了一遍,发现那些优点跟四十完全无关,且就是具备了所有的这些优点,距离各个年龄段的女人杀手(钱、相貌、风度、泡妞技巧是关键要素)还是有相当遥远的距离,打了个哈哈,实在为自己的睿智感到沮丧。。。 (更多…)

桑拿天开始了

早上出门的时候看手机上的天气预报知道今天很热,所以就没敢把外衣穿在身上,可就是这样,走过希尔顿的时候我已经觉得有点汗意了,加上昨晚球馆的闷热的疯狂的出汗,怎么都觉得自己好像已经提前进入了夏天,到了公司,办公室里有点闷热,赶紧把窗子打开,没觉得外面的风有多凉快,觉得这个春夏交替貌似非常的快。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