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llsCreek之旅(一)FallsCreek VS Mt Hotham

今年冬天去了两次Mt Hotham和这次的Falls Creek,为了让没去过的朋友们更好的了解两个地方的区别,这里针对我自己的经验来一个简略的比较,希望对大家有所帮助,因为水平有限,所以不可能去那些黑道(非常难的雪道)来鉴别有何不同,只是可以谈一下自己对绿道(初级道),篮道(中级道)和一些道听途说。。。

从墨尔本出发,在地图上看,到Falls Creek (以下简称FC)和Mt Hotham(简称MH)的距离是一样的,滑雪吗,所以肯定都要上山,所以两个地方都有一段山路,但前两天的旅程让我发现,从Bright到FC的距离还是要长点,因为Bright到MH的山脚下都是平路,而到FC的山脚下,却要先走一段到Mt Beauty的山路,这段山路至少让开车的时间长了20分钟,所以如果你如果问我,不停的开车的话,哪里近,那应该是MH了。 (更多…)

雪板的打蜡

这个滑雪板买回来已经滑了两次了,前后5天,虽然开始的两天是初学,根本在雪地上没有滑动,但不管怎么样,5天对初学者的板来说也是应该打蜡了,记得Barry的板子上次就打了一次,所以为了板子的寿命和滑动系数,这次去之前无论如何都要打一次蜡。。今天中午,趁着meimei买大风镜的时候,我就顺手来了盒子蜡,不过从来没打过,但这东西盒子上有说怎么打,应该自己来没问题吧,晚上到家之后几乎都忘了这事,等洗澡了之后才想起来,唉。。打吧。。 (更多…)

拖拖拉拉

一转眼也三四天没写东西,不知道为什么,就突然没兴趣坐在这码字了,时不时的心情有些低落,阴雨连绵的时候有些忧郁,面对着屏幕的时候总是感到疲倦,很多想做的事情放了很久而总是一拖再拖。。。通常这个时候总是希望能找些高兴的事情做做,可是似乎最近高兴也高兴了,但一平静下来就总是有些落寞。

上周末和Lily跑了一大圈也是没有买到想买的Ski Holder,而Roof Rack的方案既贵又耗时费力,所以到现在也是不了了之,也许还是要把雪板放到座位中间做一个分隔的柏林墙了。组织滑雪的事情这次还是满顺利的,几个人都比较干脆,去了几次该准备的东西都准备的差不多了,两次开来开去也让我对路途熟悉的不再需要看地图,不过Falls Creek还是第一次去,上山的时候也许应该小心一下了。 (更多…)

Roof Rack的选择

因为感冒和其他多种原因,这周的滑雪改到了下周,随着行程的住处的敲定,运输的老问题就提到了议事日程上,和daxuen商量了一下,我的车做四个人可以,但如果象我们上次一样我的雪板放在座位中间的话,那么后面两个人会很痛苦,再加上这次daxuen的Ski Gear已经到手,能不能放下四个人的东西也是个问题。

看来现在似乎最好的路就是买Roof Rack,就是车顶的架子,然后把snowboard和ski board都放在顶上,这样车里的空间就会大大的宽松起来,估计再多的东西也都放下了,好!就这么定了,开始搜寻。。。 (更多…)

入门级的单反

随着Konica Monita的阿尔法5D推出市场之后,这个从高端DC机市场上吸引升级用户的入门级单反市场上真的是硝烟遍地,一片狼藉,远不说Nikon的D70,D70s,D50 和佳能的300D、350D,近的这个奥林帕思的E300和Pentax的ist D/DS/DL就让普通的用户几乎是眼花缭乱。紧接上前几个月关于松下和奥林帕思合作开发基于4/3系统的单反系统的消息之后,娱乐电子界的老大Sony也不甘寂寞,立刻和Konica-Monita结成同盟进军单反市场。。 (更多…)

着一冷眼,存一热心

中国新年的时候以前一个RMIT的老同学回墨尔本度假,走的时候送了我们几个同学一个台历,这个台历放到桌子上,也从来没有用过,今早整理桌子上的东西,发现时间还是二月份,翻到八月份,突然在七月的页面上看到一句话:“热闹中著一冷眼,便省得许多苦心思,冷落出存一热心,便使得许多真趣味”,初看时从字面上有些疑惑,后来看了一下说明才明白了一些。。 (更多…)

MySQL的备份

当初架设我这个网站的时候并没有想过要放很重要的数据在上面,所以也似乎从来没有关注过严肃的备份问题,等到慢慢的把一些重要的数据库放到Mysql里之后,现在已经开始努力考虑什么样的Backup方式是最适合我的,正好最近公司也是准备上Mysql,我也就借着这个东风把Mysql的手册打印了一份,每天研究优化,调整和备份之类的事情。 (更多…)

浅谈家庭计算机的普及教育

很久以来,因为喜欢电脑,后来又自己改到这个行业,每天花了绝大多数的时间在上面,所以在个人应用的各个方面均有涉猎,因为兴趣很广,所以很多方面就不是很专,自己够用就可以了,每次都是某个方面碰到问题了,才考虑仔细深入的研究一遍,因为基础比较好,混的时间长了,路子也广一些,所以学习这些东西花的时间也算是比较少吧 (更多…)

Whirlpool的法律诉讼

昨天就在Whirlpool的坛子上看到了关于这个问题的讨论,不过当时没有关心,今早浏览新闻的时候突然发现,事情变的很大了,而且Whirlpool不仅发了自己针对所有法律诉讼的声明,而且头条故事里也不是再以匿名的方式讨论,而是直接点出了要求法律诉讼的ISP是AANET。 (更多…)

最浪漫的事

周日看完黄宇推荐的三维电影之后回家的途中,meimei突然问起了:你觉得最浪漫的事是什么?daxuen和mia在叽叽喳喳的讨论中似乎都有答案,虽然我已经记不起来答案是什么。而我当时真的有点被问愣了,觉得脑子里乱成一团,不仅仅是没有一个明确的答案,甚至连任何候选的事件都根本没有。。 (更多…)

郁闷的破解

早上爬起来,看了会新闻,然后就想起昨晚整理的一大堆软件里有几个进销存软件,想想自己也在国内进点小东西卖着,这种软件正好可以管理一下什么库存啊,销售啊,进货啊,甚至什么客户管理也能包括近来就好了,都当下来了,那就开始试验吧,连着装了四五个,不是支撑库有问题,就是环境太复杂,要么关注的方向不一样,反正就没一个合适的。 (更多…)

《魔师再现》

不知道Barry最近有没有时间跟读玄幻,上次他提过的《魔师再现》又出山了,看到作者的话,觉得真的很好玩“由于个人原因,魔师再现一放两年,本来心思都淡了,准备以太监终老。结果出版社用替手续完,只是,真是K-A-O,枪手也找个好点的啊,真个读不下去,有损俺的名誉嘛,虽然这本游戏之作也没有名誉。所以一时兴起,继续写下去。现在魔法师公会好像也完蛋了,常常到西陆来看书,所以就发在玄幻之源吧,至于后续,由于现在很忙,一个星期一节,能等的就慢慢看吧”,哈哈哈哈。。 (更多…)

报税

一年一度的报税活动在六月三十一号之后拉开了帏幕,2000年出来之前的大多数中国人估计都是从西方学到的报税的概念,国内以前从来没有私人所得税的概念,那些微薄的工资似乎也够不上报税的资格,出国之前的工资改革提到过这个,但起报的限度是基本工资加补贴要过800元才报,当时除了厂长和几个高级干部够的上之外别人依然没有机会去尝试。。 (更多…)

风雨飘摇的早晨

昨晚整理硬盘整理了很久,慢慢整理上瘾了,等搬完一看,晕。。已经凌晨一点半了,收拾睡觉,早上起来昏昏沉沉的洗涮一番就跑准备往外跑,走到门口才听到外面的风雨声,心里想坏了,没把大伞拿回来,只能拿那把小伞撑着了。 (更多…)

人生的八個經典問题

并没有觉得这些问题特别经典,也许有的问题还满牵强,但有些东西还是对我有些触动,很多事情人从不同的角度以不同的心情来看,结论和感受完全不一样,positive的思维也许永远是可取的,但平衡也是非常重要,度如果掌握不好,往往努力坚持就变成太执着,容忍和谦让就变成了懦弱。。。 (更多…)

国内的房屋改革

今天看了一则故事,虽然说的比较尖刻,但看跟着的评论也知道很是符合国内的所谓的国情,本来共有资产转换为私有资产的过程里如果监督不明确,那么这些弱势群体就会损失惨重,看来这个世界到处都是一样,呵呵

以前,有个地主有很多地,找了很多长工干活,地主给长工们盖了一批团结楼住着,一天,地主的谋士对地主说:东家,长工们这几年手上有点钱了,他们住你的房子,每月交租子,不划算,反正他们永远住下去,你干脆把房子卖给他们起个名堂叫做—–公房出售!告诉他们房子永远归他们了,可以把他们这几年攒的钱收回来,地主说:不错,那租金怎么办?谋士说:照收不误,起个日本名儿,叫物业费!地主很快实行了,赚了好多钱,长工们那个高兴啊! (更多…)

岁月

第一个周末的滑雪让那个周一的我没觉得有什么,也许是太兴奋,也许是那种在雪山上风雪弥漫的冲击还没有过去,反正觉得所有的感觉都不是很真实,周二的脚腕扭伤突然发作让我意识到原来精神上的屏蔽可以掩盖肉体上的伤痛,混混浆浆的过了一周,好容易周四回复的差不多了,Barry的相约又让我投入了第二次滑雪的心理准备中。 (更多…)

雪山趣事(四)雪板

这次之前,只玩过短短的二十分钟的snowboarding,所有的时间都在玩ski,所以对snowbo ard的认识很少,只是记得靴子很重,绑的脚疼。。呵呵。。

因为沉醉于snowboard的潇洒和风采,这次下定决心要好好练练,所以第一件事情就是自己来套东西,这个思路很有点“书非买不能读也”的味道,呵呵,去了两趟商店,看到最便宜的板都是300多,心里一下凉了半 截,如果按照这个价格,没有个一千块是根本下不来的,想来想去想到了救命稻草Ebay,就跑去拍. (更多…)

雪山趣事(三)天气与衣服

这次雪山之旅真正的让气候考验了我们买的衣服,随着气候的一天一天的变差,不同衣服的质量就在风雪交加之中 慢慢显露了出来。

第一次出发之前的最后一周,我们四个(daxuen,Isabella和Barry)打完球之后去Collinwood TownHall去买东西,因为价格还不错,所以最后除了Barry之外每个人都选了一套,我们三个人都选的哥伦比亚的裤子,但衣服都是不同,Isabella为了之后的国际旅行,狠花了血本来了件名牌250 刀的上衣,我和Daxuen都是Huski的牌子,但样式和颜色都不一样。 (更多…)

雪山趣事(二)神奇的T-Bar

上个周末,刚到了Lodge,就听那个susan跟我们说summit的四座的Lift掉了下来,把一个女的砸成重伤,才抢救过来,为了这个,那个Lift的整条钢索都被换了下来,所有的座位都重新Mount了一遍,所以第一,二天我们去的时候,没有那种我熟悉的Lift坐,而在旁边有条小的是拉着你往上滑的那种T-Bar,虽然很久以前就看到过,但从来没有尝试过。。

学单板没Lift不行啊,老师就在简单的教了一下之后,让我们抓住那个T-Bar往上,我第一次抓住以为很容易,可是T-Bar一拉,我就一个大跟头,摔在地下,然后起来再试,再摔,再试,再摔,一看,一个组里,除了三个和我一样都是摔的一塌糊涂的之外,别人都上去了,给我郁闷的不行,最后只好脱了binding,抱着板子自己爬山而上。。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