纠结的i897

虽然HD2可以卡刷Android,但觉得那样还是很费电,所以一直考虑是不是进一个纯粹的Android的手机玩玩,有了这个年头从Dell的Mini10,到索爱的X10,也就一直关注着这些Android的机王,三星i9000一直是一个很吸引人的目标,主要是它的屏幕是魔幻屏,省电且颜色艳丽,而且CPU和GPU都是算现在顶级,但其价格一直居高不下,很受追捧的同时也让偶有些沮丧,不过CCF最近出了一个帖子,讨论三星i9000的全球其他版本,什么欧版的,T-Mobile的,亚太,港版,韩版的之类的,其中一批返厂翻新的i897的性价比非常高,且造型要比原始的i9000 man很多,这些都很对俺的胃口啊,开始关注。。 (更多…)

昂贵的晚餐

早上起来来公司,本来安排的很紧的时间又因为处理本地的网络问题而更加忙碌,折腾到手忙脚乱的时候已经到午饭了,跟新加坡美女同事一起去楼下吃了个午饭,然后就匆匆的赶去一个合作伙伴的新加坡办公室,一路上还顺利,到了合作伙伴的办公室,开会,然后就又匆匆忙忙赶往机场,这次出租车上是个印度司机,这个哥们的英文相当的规范,一聊,他的老婆居然是个华人,我晕,怎么印度男人都有娶华人女子的嗜好,哈哈,不过他家里貌似还不错,他的儿女很争气,学法律,IT之类的,能讲很多国语音,应该将来前程远大,唉。。父母都是这样,孩子争气了比什么都好啊。 (更多…)

吉隆坡的Subang Jaya

时隔一年以后,又因为工作的关系跑来吉隆坡出差,这次来的地方是吉隆坡的一个区,叫做subang Jaya,从来没听说过这个地方,不过貌似应该是个大区,上个周末本来想改签自己的票到周日的凌晨出发,这样周一早上到新加坡,上午就能到吉隆坡,可以工作一天,可是周末的新航居然没法换票,结果就是延续原来的行程,自己一个人周一早上飞新加坡,然后赶到马来西亚的吉隆坡时已经是下午5,6点了,整整的赶了一天的路,让我本来就非常紧的工作日程日益紧张起来。 (更多…)

珍贵的周末

出差一周,虽然开始是去的山清水秀的四川,后来跑到了冰天雪地的哈尔滨,但厌倦了出差的偶还是觉得疲惫而没有任何兴奋感,考虑到这个周末之后还要跑去东南亚一周,偶就觉得这个周末很珍贵啊,跟父母也只能周末在一起了,人的感觉是根据比较得来的,小的时候每天跟父母一起,但从来不觉得珍贵,到了念大学的时候一年一次回家,后来出国2,3年一次,觉得跟父母一起的时间越来越珍贵,而这次父母来了北京之后,朝夕相处反而没有特别的感觉,但这么前后一出差,觉得这个周末又不一样了。 (更多…)

鹤鸣山

在大邑县里有个著名的山,叫做鹤鸣山,这个山据说是道家圣地,发源地之一,偶对道教不怎么熟悉,知道老子,张天师等,但细节的东西远没有对佛教熟悉。今天中午在公司吃完午饭之后,外面出现了很少有的阳光,虽然有点薄雾的感觉,但相对于前几天阴冷的天气,这点阳光还是弥足珍贵的,大家说吃完应该去散散步的,可是周边都是工业园区,去也是都是水泥,化工之类的厂,而且外面还在修路,实在不是什么散步的好地方,早来的同事就说不远处的鹤鸣山风景不错,可以过去看看,大家一听都很赞同,就出发去了。 (更多…)

成都大邑县

公司在成都附近有了个新项目,偶作为先遣队的一员出发去调查情况,这是回国后第一次去成都,而这个大邑县之前是听都没听说过,虽然成都有两个同学,但这次行程很紧,根本没时间去看他们,直接就只能穿越成都,到大邑县去干活了,下了飞机,到机场外,哇塞,虽然没北京那么齐整和利落,但也没有哈尔滨,乌鲁木齐那么恐怖,看来这个成都管理的还算不错哈,跟同事们直接上了一辆出租车,然后奔大邑县而去,一路上貌似景色不错,还有点郁郁葱葱的,说笑之间就到了大邑县了。 (更多…)

愤慨

今天已经过了偶的房客的答应的偿还日期了,可是依然没有任何付款的迹象,看来偶必须采取法律措施了。这个小子本来是我原来的房客介绍的,是个澳洲长大的印度小孩,虽然澳洲本地对印度来的移民普遍都有很不好的印象,但我想这小子本地长大的,英语不错,自己打两份工,然后有老婆孩子,应该不是什么恶人吧,再加上偶原来的房客一直说这人不错,我就把房子签给了这个人,开始几个月貌似还不错,可是后来就越来越不准时,然后就不付了,偶也是那个时候忙,实在找不到人也没办法。 (更多…)

亚运会开幕

这段时间已经忙的有点不怎么看新闻了,所以结果是亚运会开幕的时候偶居然不知道,等到晚上开了电视才发现今天是亚运会开幕哈,唉,也是最近父母的病加上回家后就在电脑跟前,还有就是有意识的对亚运会有点抵触,毕竟广东那边有太多的抵触情绪了,从广东话/普通话之争,从准备,筹备中带来的麻烦,从安保等带来的各种可笑措施等等吧,总觉得不是像奥运会那么正面,不过看到了开幕式,还是觉得很不错的,毕竟是亚洲的一个盛会吧。 (更多…)

GoIP的RTP穿越

一个朋友去德国,走之前他的签了很贵的计划和号码没人用,这哥们就让偶帮他想个办法怎么能用上这个卡,偶跑到淘宝上搜了一下,发现DBL公司有个系列的产品叫GoIP,有单口,四口的,现在最新还有八口的了,这个设备的作用就是让VoIP跟GSM对接起来,本来VoIP是跳到PSTN的,这个让VoIP跟GSM挂上,达到上车,下车的目的,这个上车和下车还是DBL的文档上看到的,估计是VoIP提供商或者是业界的一个术语了吧,呵呵。。产品设计的不错,至少外形很漂亮,接下来就是什么具体的设置等,跑去DBL下载了文档,找了他们的MSN技术support,了解完毕之后就出手了。 (更多…)

家庭理发器

老爸的头发长了,老妈说要给老爸理发,偶说去taobao上看看有啥好东东,上网搜了一下,嘿嘿,这东西讲究还很多,不过大部分都是偶这种家庭用不到的特色,估计就是好点坏点也察觉不出来吧,而且大多数要自己理发的还是给小孩理发的,毕竟普通的理发店不给婴幼儿理发,所以在家理发是一个貌似唯一的选择,问题是小孩的问题不是偶父母的问题,例如小孩要很小的噪声,因为小孩吵了就要哭闹之类的,看了半天,终于看上一款百特的G-9901的理发器,貌似钛金刀片,静音,打容量电池啊,反正吹的挺不错,看了一下评价,貌似也都正面,那就它了吧。 (更多…)

Asterisk连接Pennytel

忽悠了周围的很多朋友在用pennytel,发现公司的自己架设的Asterisk也应该挂一个pennytel的Trunk,这样就可以用桌面上的免费单线的softphone拨打pennytel的号码了,虽然暂时没啥用,但将来也许用处很大啊,想到就干,当然功课是不能少做的,搜索了一下,发现了几个网页有很详细的介绍,嗯,不错,那就开始吧,其实设置是很简单的,但设置结束后,发现链接总是无法建立,错误很简单,Time out了,晕,再去搜索,因为之前建立过几个免费的Trunk,都还好用了,所以网络上应该没问题,这次一搜索,才知道原来是Pennytel给封了Asterisk的连接。 (更多…)

惜别

匆匆忙忙的回来澳洲一周,很多朋友都是约都约不上,偶的时间太紧张了,不过再紧张也要给咸鱼的这些核心的女孩子一个面子,毕竟我在离开澳洲之前,这些朋友是最close的朋友,不过她们貌似也很忙,居然从周二,到周三,到周四,最后约到最后一天周五,唉,太不赶巧了,不过周三周四不行的原因居然是两个女孩子要参加一个羽毛球俱乐部的训练和比赛,哇咔咔,什么时候她们居然这么专业了,有点手痒,要求了一下,居然不让参加,后来才发现晚上根本没时间,幸好没让参加,否则又要放鸽子了。 (更多…)

Windows Mobile上的sip softphone

手机上网已经很容易了,这次来澳洲一个主要的事情就是要在澳洲的环境里调试一下手头的这些手机上的Voip phone,在国内也不知道什么原因,几乎所有自己找到的手机都无法正常的建立连接和进行语音通话,我不清楚是手机上中国移动的CMNET或者CMWAP的Proxy导致的问题,还是有意识的封闭了一些例如Media传输的端口,因为传言很多,再加上自己本身对WM下的调试环境很不熟悉,根本不清楚是不是网络端口封堵的问题,所以就想到澳洲来试试吧。 (更多…)

变化

到了墨尔本之后走了几个偶以前住过也经常逛的地方,发现变化确实不大,但偶发现偶已经觉得很陌生了,很多区的名字想不起来,很多路的名字也相不起来,甚至连City的很多店也都觉得不认识了,墨尔本以City为中心15km以内的房子都变化很小的,很成熟,但很多房子也有翻新重建,记得在prahran那边那个2006年我们搬走的时候才扒掉的房子到现在才建好,唉,这是典型的澳洲工作效率。不过道路倒是回忆起来的很快,到了一个地方,看到那些路,立刻就有印象大概是怎么走的了,看来还是有很大的优势啊。 (更多…)

重回墨尔本

昨天中午启程,从北京机场飞到香港,原本偶的票是三个小时之后从香港直飞墨尔本的,可是因为订票人员把偶的名字搞错,所以换名字的时候要把票放出去再抢回来,这一放出去就抢不回来了,所以就改成了这班到晚上11点多才从香港起飞,到阿德雷德,然后再飞到墨尔本的飞机,唉,这次又折腾了两次,跟当年那次从悉尼,上海转一样,唯一的不同是偶的手提行李不是那么多了,转机时走来走去不是那么痛苦了。不过好在和家妹一个飞机,免去了在机场等待的烦恼。 (更多…)

日本右翼势力的机会

最近钓鱼岛附近撞船事件已经把中日关系逼入一个冰点,虽然领土纷争是个原则问题,各国当政的领导人在这个问题上基本上没有什么妥协的余地,但在政治的操作层面上还是有很多技巧的,世界上领土纷争多了去了,但真正到战争解决的,也没有几起,这不仅是要看政府的态度还跟周围的国际形势有很大的关系,日中因为钓鱼岛问题唧唧歪歪的几十年,但都在暗地里,明面上都是搁置纷争,大家一团和气,这其中日本的原因我觉得很简单,战后经济发展的快,实力上升的快,如果一直是这个趋势,那么中国必然在未来会因为这个默认的托管事实而放弃钓鱼岛,但最近为什么日本突然不顾这几十年的默契而挑明这个事情呢?这都是恐惧造成的。 (更多…)

出差的无线AP

经常出差的人都知道到了一个地方几个人抢一个网口,或者几个人突然要在某个地方开个小会时互相电脑连接的问题,所以经常需要带一个非常迷你的无线路由器/AP,最好是USB供电,因为USB供电已经成为国内的标准,然后体积尽量小,功能不需要很强,价格要低,设置要方便等等,其实很早以前偶就发现到这个痛苦,当时就买了一个ASUS的WL-530g,一直用的也很爽,升级了ROM之后更稳定了,前两天突然看CCF上也有个帖子问起来这个事情,大家一讨论才发现这几年出来了好多新东东啊,呵呵。。

(更多…)

送别

一起战斗在西藏的战友,两度的校友,澳洲大美女mm终于要回澳洲了,这次她来中国的旅程是够长的了,前后长达2个月,超级假期啊,唉。。偶一直都在梦想着这种假期,可是唯一的一次机会被redundant之后又被LD催着去找工作,现在想想太可惜了,不过这也是命运吧,否则也没有接下来跑回中国的事情了。好在现在国内的政策宽松,所以外国人也能经常到处乱跑,签证基本上也都没限制,更搞笑的是前两天看新闻,居然说民警们对在北京的外国鸡抓住了也没办法,无非是警告,教育,罚款,驱逐出境而已,唉,没想到国内的司法管制还真是针对国人的啊。。 (更多…)

困惑的机票

最近想回去一趟,所以一直在看国际机票的价格,看了大概一个星期了,但是越来越困惑,也没找到什么达人来问一下,因为之前看到网上有人说这里面水很深,所以搞不明白也是正常的,只是偶自己买不到什么便宜机票的话就郁闷了。现在国内的机票比较透明,例如什么携程,乐程,去哪儿,一起飞之类的网站都有很直观的票价显示,而且通常很多价格跟代理问的价格都差不多,虽然说携程现在的价格没什么优势了,但参考一下也还不错,反正携程的报价之外再打几个电话,基本就都很清楚了。 (更多…)

结婚的好彩头

今天是2010-10-10日,三个10貌似是个好彩头,所以早就被新人给瞄准了,今天又是一个结婚的高峰日,真强啊,呵呵。。不过之后还有什么2011-11-11,什么2012-12-12之类的日子,然后还要把吉时定到什么11点11分11秒开始,唉。。这难道真的是什么好彩头吗?都说11月11日是什么光棍节,这用来结婚也许是个好日子哈。。其实也没啥想说的,就把这个当成微博来写算了。。